今晚开3d开机号码查询

品略图书馆

宋词三百首270

              戚氏·晚秋天

               宋代:柳永

  晚秋天,一霎微雨洒庭轩。槛菊萧疏,井梧零乱,惹残烟。凄然,望江关,飞云黯淡夕阳间。当时宋玉悲感,向此临水与登山。远道迢递,行人凄楚,倦听陇水潺湲。正蝉吟败叶,蛩响衰草,相应喧喧。

  孤馆,度日如年。风露渐变,悄悄至更阑。长天净,绛河清浅,皓月婵娟。思绵绵。夜永对景,那堪屈指暗想从前。未名未禄,绮陌红楼,往往经岁迁延。

 帝里风光好,当年少日,暮宴朝欢。况有狂朋怪侣,遇当歌对酒竞留连。别来迅景如梭,旧游似梦,烟水程何限。念名利,憔悴长萦绊。追往事、空惨愁颜。漏箭移,稍觉轻寒。渐呜咽,画角数声残。对闲窗畔,停灯向晓,抱影无眠。


【译文】

      时值深秋,短促的细雨飘洒在院落庭中。栏边的秋菊已谢,天井旁的梧桐?#24808;?#28982;凋残。被似雾的残烟笼罩。多么凄然的景象,远望江河关山,黯然的晚霞在落日余晖里浮动。想当年,多愁善感的宋玉看到这晚秋是多么悲凉,曾经临水登山。千万里路途艰险,行路者?#24708;?#20040;的凄惨哀楚,特别厌恶听到陇水潺潺的水声。这个时候,正在落叶中哀鸣的秋蝉和枯草中不停鸣叫的蟋蟀,此起彼伏地相互喧闹着。

  在驿馆里形?#26263;?#21482;,度日如年。秋风和露水都开始变得寒冷,在深夜时刻,胸中愁苦更甚。浩瀚的苍穹万里无云,清?#36710;?#38134;河中一轮皓?#26053;?#20142;。绵绵相思,长夜里对着如此的景色不堪忍受,掐指细算,回忆往昔。那时功名未?#20572;?#21364;在歌楼妓院等游乐之所出入,一年年时光耗?#36873;?/p>

  美景无限的京城,?#26790;?#24819;起了年少时光,每天只想着寻欢作乐。况且那时还有很多狂怪的朋友相伴,遇到对酒当歌的场景就流连忘返。然而别离后,时光如梭,那些曾经的玩乐寻欢情景就好似梦境,前方一片烟雾渺茫。什?#35789;?#20505;才能到岸?都?#24708;?#20123;功名利禄害的我如此憔悴,将我?#22570;懟?#36861;忆过去,空留下残容愁颜。滴漏的箭头轻移,寒意微微,画角的呜?#25163;?#22768;从远?#21483;?#24464;飘来,余音?#30041;痢?#38745;对着窗户,把青灯熄灭等候黎明,形?#26263;?#21482;彻夜难眠。


【注释】

戚氏:词牌名,为柳永所创,长调慢词,《乐章集》收入“?#26032;?#35843;?#34180;?#20840;词三叠,计212字,为北宋长调慢词之最,亦堪称柳词?#24618;?#20043;作。

一霎:一阵。庭轩:庭院里有敞?#26263;?#21381;阁。

槛菊:栏杆外的菊花。井梧:井旁挺拔的梧桐古树。源自唐薛涛《井梧吟》:"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

江关:疑即指荆门,荆门、虎牙二山(分别在今湖北省枝城市和宜昌市)夹江对峙,古称江关,战国时为楚地。

宋玉悲感:战国·楚宋玉作《九辩》,曾以悲秋起兴,抒孤身逆旅之寂寞,发生不逢时之感慨。

迢递:遥不可及貌。迢:高貌

陇水:疑非河流名,?#28404;?#38471;头流水之意。北朝乐府有《陇头歌辞》,词曰:“陇头流水,流离山下。念吾一身,飘然旷野。?#34180;?#38471;头流水,鸣声呜咽。遥望秦川,心肝断绝。”

潺湲(音婵媛):水流貌。

蛩(音穷):蟋蟀也。

更(音耕)阑?#20309;?#26356;将近,天快要亮了。犹言夜深。

绛河:即银河。天空称为绛霄,银河称为绛河。

婵娟?#22909;?#22909;貌。

夜永:夜长也。

绮陌红楼?#27827;?#35328;花街青楼。绮陌:?#34987;?#30340;道路。

经岁:经年,?#38405;?#20026;期。

迁延:羁留也。

帝里:京城。

狂朋怪侣:狂放狷傲的朋?#36873;?/p>

竞:竞相也。

迅景:岁?#20081;玻?#20809;阴易逝,?#39135;啤?/p>

程:即路程。

萦绊?#27827;?#35328;纠缠。

漏箭:古时?#26376;?#22774;滴水计时,漏箭移即光阴动也。

画角:古时军用管乐器,以竹?#20928;?#30382;革制成,发声哀厉高亢,多用于晨昏报时或报警,因表面有彩绘,?#39135;?#30011;角。

停灯:?#21019;得?#28783;火。

抱影无眠:守着自己的孤影,一夜没有睡着。


?#26087;?#26512;】

    上片开头描写微雨过后的薄暮景色。只用“晚秋天”一句点明时令,先写景前驿馆内之衰残景色,也初步构画出了全词的凄凉基调。柳永其人,向来对春、秋二季尤为敏感,然不同处却在于,他?#21019;海?#21482;是代人伤春,而晚秋的悲凉,向?#35789;?#20182;留给自己的伤感。而今又逢暮秋,“一霎微雨”带着薄凉的情态洒于庭轩。所以这位才子词人,又开始思绪飘渺了。他首先看见的,是庭轩中的“槛菊萧疏,井梧零乱?#34180;?#26611;永不愧是融情入景、以景写情的高手,接下来的一个“惹”字竟真把那秋的萧索写活了。那淡薄的“残烟?#20445;?#38750;关天气,不是雾气,竟是这庭轩中的“零乱?#34180;ⅰ?#33831;疏”给“惹”来的!园中景物正渐至精彩处,词人却?#21490;?#19968;转,“望”向远处的“江关?#20445;山?#21450;远?#27492;亢?#19981;显?#22238;!?/p>

    中片时间上紧承上片,由傍晚而入深夜。先景后情。“孤馆度日如年?#34180;?#27425;叠一开词人就是这般自述身世的一句。“馆”是“孤馆?#20445;?#23601;连上文所言之“庭轩”也不过是他柳永羁旅之途上的一方借宿之地。独在异地,独望江关,不由让读者对上片中的“凄然”二字有了更真切的实感。而此时,“凄然”的他正在“孤馆”中“度日如年?#34180;?#35789;人终是不堪寂寞的,失了“针线闲拈伴伊坐”的知己,他也只能寄望于与知己红颜共沐同一片夜空了。这孤索之夜,竟已渐深,“风露渐变,悄悄至更阑”了。只一失神间,词人再?#25991;?#26395;起那片空有亮白色温馨?#20174;?#26080;情至极的“绛河”了。“绛河?#20445;?#36825;样一个冰冷的词,难耐凄凉如柳永者,该是怎样的孤凄心情读者也就可想了。

      这一阙,是词人?#38405;?#22806;远近的大转合之后回到自身的慨叹。自然而然地由反衬自身凄凉的美好夜景转向对自己“一生赢得是凄凉”的感慨。极尽柳词?#30333;?#38590;状之景,达难达之情”的词风,这又是柳祠的又一奇异处。白描,铺叙,字字入情入理而毫无穿凿之意。上片的寥廓之中而见苍凉,中片的凄婉之中而不失条理。词的末阙,又能给读者的感官以怎样的冲击与震?#34924;兀?/p>

  下片继续写狂放?#27963;康?#23569;年生活,与前片衔接细密,有陇断云连之妙。?#26263;?#37324;风光好?#34180;?#22909;一个“风流才子”柳三变!在词已尽,意已歇之际,这一句?#25351;?#20102;全词多大的空间!接下来,就该是忆旧了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33738;?#26080;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33738;?#35777;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20540;?#30495;实性、完整?#38498;?#21407;创性?#33738;?#19981;作任何保证或?#20449;擔?#35831;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32824;?#30456;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IA4UW2SLHd6hjZ0TN0lzNKZica12skIk1fVp4UTBsoclkxJPiaBBicKGGuC2n5Ej42DXfmF3sbdIoiagxjTEpXjVaw/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
今晚开3d开机号码查询 小个子篮球巨星 极速十一选五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网 好球官网 11选5彩票软件山东 孕妇能吃鸡精吗 玻斯波利斯对塔什干棉农亚冠 奥萨苏纳vs皇家社会 炸弹追击援彩金 福建31选7几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