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开3d开机号码查询

品略图书馆

浅议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制度

                 

           浅析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制度

     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又称出资追缴制度,是指在认缴资本制下,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时,公司的债权人得以请求人民法院判决未出资或者未全面出资股东的出资义务加速到期,并在其未缴出资限额内对债权人承担补充付款义务,而不受约定?#21040;?#20986;资期限限制的制度。

       根据现行法律,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并没有一个完整的法律体?#25285;?#27010;括而言,主要有以下三种类型?#28023;?)破产清算中的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2)非破产清算中的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3)公司存续中的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

        在上述三种类型中,前两种类型有相似之处,不论是破产中的加速到期还是非破产清算中的加速到期,均是以注销公司为目的。在公司注销之前,要求公司股东或发起人提前承担出资义务,符合《公司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在清算时,不论因为何种原因未到资的注册资本,均应提前宣告到期。第三种类型是否属于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条款,目前司法实践存在较大争议,本文将着重对此展开讨论。

案情简介

A公司因业务需要,2016年与B公司签订技术开发合同,合同约定B公司在一定时限内为其开发一套网上办公系?#22330;公司按约支?#35835;?#39044;付款,但B公司并未在约定时限内完成开发并交付该办公系?#22330;?#21518;A公司按照仲裁协议向仲裁委提起仲裁申请。仲裁委裁决B公司应退还预付款并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裁决生效后,B公司并未履行付款义务,2018年1月,A公司向B公司所在地中?#24230;?#27665;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法院采取强制执行措施后发现B公司无任何财产可供执行。

A公司经查询发现:B公司系?#20303;?#20057;、丙三自然人于2015年注册成立的公司,登?#20146;?#20876;资本为200万元,认缴期限为50年,注册资本均未?#21040;伞?#29616;A公司拟申请追加B公司的股东(含股权转让前的股东)为被执行人。但执行法院以股东认缴期限未届满为由未予准许,A公司只有向法院提交了《执行案件移?#25512;?#20135;审查申请书》,目前该案件尚在破产审查过程中。

在代理执行案件过程中,承办律师经常会碰到前述案件这种情况:作为被执行人的有限责任公司无财产可供执行,也就?#27973;?#35828;的“空壳公司?#20445;?#25191;行陷入困?#24120;?#20538;权难以获得保障。在此情况下,案件代理人通常会寄希望将企业的股东追加为被执行人,以推动案件的进展,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然而,在2013年公司法修订后,原来的注册资本?#21040;?#21046;变更为认缴制,大?#31185;?#19994;在公司章程中约定的认缴期限?#27973;?#28459;长,短则几年,长则四五十年,甚至还有的公司在章程中对认缴出资期限约定为:“股东认缴的出资额由股东根据公司的实际经营需要决定出资计划。”实际并未明确出资期限。这一方面导致公司注册资本长期不到位,另一方面股东?#37096;?#20197;认缴期限未届满为由主张其期限权利,导致执行法院在追加该股东为被执行人时面临障碍,往往无法直?#21448;?#34892;相关股东。

一、申请追加认缴期限未届满的股东为被执行人的困境

(一)缺乏明确的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解释(三)》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已经承担上述责任,其他债权人提出相同请求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该条司法解释主要是针对审判阶段,债权人要求未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对公司不能清偿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所做出的规定。但是该条明确了被主张义务的主体应当为“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20445;?#27492;处未履行出资义务的前提应当理解为认缴期限已经届满,因为只有认缴期限届满,股东才?#26032;?#34892;出资的“义务”。

 

      2016年12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规定:“作为被执行人的企业法人,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未缴纳或未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出资人或依公司法规定对该出资承担连带责任的发起人为被执行人,在尚未缴纳出资的范围内依法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该条司法解释主要是针对在执行阶段,直接追加未缴纳或未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在“尚未缴纳出资”的范围内依法承担责任。该条规定也是本文要论述问题的主要法律依据。然而,关于该条规定的“尚未缴纳出资”的理解,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1、“尚未缴纳出资”应当理解为包含认缴期限届满的股东未缴纳出资以及认缴期限未届满股东未缴纳的出资,不论认缴期限是否届满,只要出资没有实际缴纳,就属于“尚未缴纳出资”的情形;2、“尚未缴纳出资”仅指认缴期限届满,股东应当缴纳出资而未实际缴纳的情形。因为本条前半部分的描述为“未缴纳或未足额缴纳出资?#20445;?#32780;此处描述变更为“尚未缴纳出资?#20445;?#22686;加了一个“尚”字,是为了与“未缴纳出资”进行区别,“尚”字本来就包含“应当为之而未为之”的意思,否则就没必要增加此处的“尚”字。

目前,对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中所规定的“未缴纳出资或未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20445;?#24182;没有其它法律法规或司法解释?#35753;?#30830;规定是否包含“认缴期限未届满未出资或未足额出资的股东”。

(二)我国绝大多数案例均不支持在认缴期限未届时,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

鉴于我国法律对是否允许债权人直接将认缴期限未届满的股东追加为被执行人没有明确的规定,笔者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搜集了相关判决、裁定。发现绝大部分法院均反对在执行中债权人有权将认缴期限未届满的股东直接追加为被执行人的观点。例如在(2017)鄂民终428号《民事判决书?#20998;校?#23389;感市中?#24230;?#27665;法院认为“1.现行法律法规对注册资本认缴制度下,公司在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公司股东在认缴资本期限未届满时,公司股东提前承担未缴纳或未足额缴纳出资责任作出明文规定。因此,在本案中认定孙利斌、杨小华、孙利刚应承担“未缴纳或未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责任缺乏法律依据。2.《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二十二条的规定仅适用于公司解散、破产的情形,并不适用于本案。3.国亚建设公司的注册资本?#24230;?#30001;该公司股东合意形成的《公司章程》所确定,该公司章程业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备案,具有对外公示效力。如果债权人在《公司章程》所确定、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公示的认缴期限届满前要求公司股东提前缴纳出资,不仅损害了公司股东之间的契约自由和意?#30002;?#27835;,也影响了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公示行为的公信力。4.如果公司债权人认为公司在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的情形下,公司股东不提前缴纳其认缴的出资损害其债权利益,可通过申请公司破产的方式,促使公司股东提前缴纳其认缴的出资,以获得权利救济。”

最高人民法院在(2016)最高法民再301号《民事判决书?#20998;行?#36947;:“?#19981;?#25511;股是安投资本的大股东,认缴出资9900万元,到2015年2月1日缴付完毕。2013年5月28日,?#19981;?#25511;股与中能控股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安投资本99%的股权转让给中能控股,并将股东的权利义务一并转让。故?#19981;?#25511;股在出资义务尚未到期的情况下转让股权,不属于出资期限届满而不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形,?#19981;?#25511;股不应再对公司承担出资责任。”该判决?#20801;荊不?#25511;股公司是安投资本公司的股东,?#19981;?#25511;股公司认缴期限未届满时即转让股权,债权人要求法院判令其对债务人安投资本公司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但是最高人民法院认为?#19981;?#25511;股公司在认缴期限未到位的情况下转让股权,受让方受让股权后出资期限虽然届满,但是?#19981;?#25511;股公司不属于出资期限届满而不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形,因此判决?#19981;?#25511;股公司不再对公司承担出资责任。

二、申请追加认缴期限未届满的股东为被执行人的观点厘清与实务风险规避

根据前文分析可知,关于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的问题,在我国执行案件中,绝大多数案例均不支持在认缴期限未届时,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但由于目前在理论界?#25945;?#19981;甚成熟,实务界缺乏统一的裁判规则,以至于出现了相似案例,判决结果却截然不同的情况。有观点认为,股东出资义务即是股东对公司承担的一种出资范围内的担保责任,当公司无力清偿到期债务时,股东应在认缴出资范围内代为清偿。同时,根据《公司法》第三条“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的规定可知,公司的全部财产包括?#21040;?#36130;产和认缴财产两部分,债权人不仅仅可以要求公司以现在实际拥有的全部财产承担责任,而且在公司现有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的情况下,应可以要求公司股东提前出资,以清偿公司债务。需要看到的是,现实中存在许多皮包公司它们无固定资产、无履行能力,而股东却享受着认缴制带来的福利以出资时间未届至而逃避承担债务清偿的责任的情况。

《公司法?#20998;?#30340;有限责任制度,不应该成为股东逃避责任的保护伞。当然,债权人?#37096;?#20197;判决公司承担责任执行无果后,要求公司进行破产清算。但是,在公司破产清算的过程?#22411;?#26679;会面临着股东缴纳出资的期限问题。在实践中公司认缴期限一般比较长,公司股东有充足的时间转移财产逃避债务,这种只让股东享受认缴制带来的延期缴纳出资的期限利益而不承担风险和责任的结果并不符合《公司法》设立资本认缴制的初衷。在公司负债累累又无履行能力的情况下,公司股东采取认缴制的期限利益就失去了其存在的合理性与理论基础。两者相较,直接判令股东缴纳出资以清偿债务,更具合理性也将为执行难问题的解决注入新鲜血液。

笔者认为,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制度有其合理性,该制度对于保护公司债权人的利益有着积极的作用。但在法律未作出修正之前,法律实务仍然无法跳出既有法律之规定。实务中,作为公司或股东,应当科学合理确定注册资本认缴金额和?#21040;?#26102;间。股东脱离实际认缴巨额注册资本,约定超长时间的?#21040;?#26102;间,存在巨大的法律风险:在公司解散清算或者破产清算时,债权?#21496;?#26377;权向其主张加速履行出资义务,对公司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在公司资产不足以清偿债务的情况下,即便没有进入破产或清算程序,实务中也有判决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的先例。

      此外,作为公司的债权人,应当做到不要迷信公司认缴的注册资本,慎重选择交易对象;在案件进入执行阶段时,要善于利用法律最新规定的“执转破”程序,书面申请企业破产,把握主动权;同时,在要求股东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案件中,从诉讼策略考虑,可以把公司和未出资的股东一并作为共同被告,以节约诉讼成本。最后,希望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制度能在司法实践中得以完善。使债权人的利益得到最大程度的保障。

 

 

本文由陈萍律师整理

编辑:周芝               核发:罗金鹏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25285;?#23545;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38498;?#21407;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20449;担?#35831;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q2mX86JUSE9ZcBWvNlMCZRpydqg4ZYAV30P2rw5tBD1bEUnzRuSKAKpx1jcoDpk0zvqCm6v6lbqrnia0X3GJtibg/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今晚开3d开机号码查询 12080七星彩走势图 2014最热门棋牌游戏 山西麻将打法图解 ag电子竞技俱乐部70 西班牙人名字 剑网3金水疑云 河南11选5开奖号码 大厨师APP下载 2元中排列5500彩票网 河北十一选五一定牛